友人张普世:不亲美,难道让我亲中?!

就是圆滚滚   2018-08-03 19:05  

友人张普世先生,最近关注时事,有感而发,写下了这篇文章。普世兄不常上网,特意托我把文章在网上刊出。据我所知,他对当下的网络环境比较感慨,所以此文正言若反,真意不易看出。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心声的流露

张普世

Pusher. Chang

 

今天听到一人高呼:

幽灵,一个恳求美国爸爸再爱我一次的幽灵,正在当代中国大地上徘徊。敲打计算器的精英、“优雅”而摇曳的学人、抱着“普世价值”打滚的交际花,都为之春心荡漾、高潮不止。

1922年,当中国深陷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之际,一位伟大的、风光的亲美分子煞有介事地高呼:“我们要知道,外国投资者的希望中国和平与统一,实在不下于中国人民的希望和平与统一。”因为“投资者的心理,大多数是希望投资所在之国享有安宁与统一的。”所以,“我们现在尽可不必去做那怕国际侵略的恶梦。”(胡适:《国际的中国》)

1949年以后,他成为退据孤岛的蒋氏政权死忠支持者。在某次演讲中他突发奇想,用孟子的“父子之间不责善”来形容中(伪政府)美关系。对此,连为他作传的人都忍不住感叹:“胡适一生钟爱美国。这是他的信仰,旁人无从置喙。然而,一个人可以钟爱美国,但不失其作为个人的尊严。这篇演讲的命意俨然是以美国为父,中国为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钟爱的范畴,而落到了认美国为父的天地。”

春风又绿江南岸。如今,这为伟大的、风光的亲美分子,虽然墓木早拱,但已成为中国某一群体的集体文化符号。上帝批得,孔子批得,适之先生却批不得!有人在艳羡他红颜知己无数,出轨不需负责;有人在效仿他容忍宽和其名,险狠狭隘其实;更有人在追寻他的故步,一心一意地为美国在中国鼓吹,忠贞不渝地向美国表达那赤裸裸的爱意。甚至,有人连他当年借以邀名获利的“派头”与“风度”都不顾了,在中美贸易战正酣之际,披挂上阵、嗷嗷直叫,向一切批判美国、维护中国利益的人发起最猛烈、最直接、最彻底的攻击。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但我却要严正回答:

为什么要亲美?

亲美是一种立场。

亲美是一种态度。

亲美是一种品位。

亲美是一种风格。

不亲美,难道让我亲中?!

我等亲美之士,遥望星条旗,感激涕零,声泪俱下,歌以咏志:

世之伟人,有逾华盛顿者乎?世之贤者,有逾罗斯福者乎?寰宇政体之善,有逾我美利坚三权分立者乎?古今盛世之景,有逾冷战后之美式大同乎?

昔日华盛顿,提三尺剑,诛顽暴,建新邦,法周公吐哺,效尧舜让贤,筚路蓝缕,功成不居。后人观其事迹,能不高山仰止?

伟哉罗斯福,受命于危难之际,运筹于斗室之间。君子不远庖厨,玉音传于黎庶。伐无道,诛屠夫,立盟誓于纽约,树新规于开罗。古今开万世太平者,无过于斯。

歌毕,横眉怒目,指天长啸:

流氓国家、野蛮政权,造核弹、扰海疆,内丧文明、外失优雅。视普世价值如刍狗,惹西方爸爸生闲气。世无美利坚,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我辈虽喝狼奶长大,体制内捞金,然身在曹营心在汉,手里高举哈耶克,心中遥想美利坚。今世虽不能获绿卡,登圣地,表赤胆忠心于自由像前,吻小情人于金门桥上,唯有霸占舆论、牢固地盘、培养后进、打压异己,传普世价值于荒蛮之地如中国者,以此报美利坚再造之恩。赳赳武夫,华府干城。咨尔五毛,能不惧乎?!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像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美国啊,你一定要强大,让我再爱你一次!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民主自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民主自由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