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默克尔,我们看走眼了……吗?

半夏   2018-07-04 17:51  

德国《明镜周刊》的封面向来很有看头,最新一期的封面又引发了轰动。代表德国国旗的三种颜色以狰狞而扭曲的方式呈现出来。本期封面文章是《它曾是个强国》。这样的搭配透着焦虑和疲惫,给人一种德国药丸的感觉。

上周三,德国队被韩国队击败后,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俄罗斯。在这次比赛中,德国队首次在世界杯小组赛出局而且成绩垫底,打破了这个被战后德国誉为“人民英雄”的队伍的最差纪录。对于足坛“学霸”而言,取得这样的成绩,简直无颜见江东父老。勒夫的命运岌岌可危。

上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政治仕途也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有game over的危险。有人颇具宿命感地指出,德国队的出局是默克尔政治生涯终结的前兆。

不过,同病相连的勒夫和默克尔本周都转危为安,化险为夷,勒夫继续留任,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做出妥协,也将继续执政。

默克尔和勒夫有很多相似性,以至于他们的新外号也打上了彼此的烙印:政界的“勒夫”和足球界的“默克尔”

微信图片_20180704094639

首先,他们俩身居要职多年。默克尔当了13年德国总统,勒夫当了12年德国国家队主帅。上周他们都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一次考验,所幸他们都逃过一劫。事实上,在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前不就,勒夫已经与德国足协达成协议,将担任国家队主教练的合同延长到2022年。默克尔接下来如果顺利,会任职到2021年。

其次,两人有许多相似的性格特征:斯多葛派、不露声色、有责任感,更愿意在小范围内达成某事,不喜炫耀与张扬。这些性格特征对他们事业的崛起和保持发挥重要作用。但如今,他们的领导方式和能力似乎达到瓶颈。

图片1

此外,他们俩人最好的时光都是在2015年以前。2014年勒夫并评为世界最佳教练,默克尔2015年成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在德国,足球这项神奇的运动与政治和经济、社会发展还有时代精神有很强的关联性,德国历史可以很好地诠释这种相关性。

1954年,联邦德国足球队在瑞士日内瓦赢得世界杯冠军,球员们被尊为“人民英雄”,受到联邦德国各地民众的欢迎,足球成为德意志民族神话的一部分,与战后联邦德国的“经济奇迹”相映生辉。

图片2

1974年,联邦德国国家足球队夺冠,贝肯鲍尔的团队体现了1968年的创造和革新精神。

1990年,1990年德国队夺冠,足球的胜利成了德意志重归统一的最好献礼。

2006年,德国队虽然在半决赛的时候不敌意大利队,但却上演了“一个夏天的童话”,德国人发现了“积极的爱国主义”的魅力。那一年,德国队充满激情和对成功的渴望。

2010年,德国国家队诠释了开放、现代的德国,23个主力队员中11人有移民背景。当时人们都觉得这样的团队比以往更棒、更有创意,很多人得出结论:新鲜血液令德国和德国队更加充实。

德国国家队领队奥利弗·比埃尔霍夫直言:“2010年我们向世界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德国。”

2014年,德国队再次夺冠。当时在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尼亚球场观战的默克尔和时任总统高克留下了欣喜若狂的影像。默克尔喜爱足球,她也喜欢亲近球员,勒夫以前是总理府的常客。默克尔当时肯定自我感觉良好:她是一个现代德国的总理、世界冠军国家的总理。

图片3

而2018年,无论是默克尔还是德国队都给人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

上周三默克尔没有坐在看台上,而是在总理府的电视前观看了比赛。当天晚些时候,她进行关于人工智能的小组讨论,在场有一个名叫索菲亚的机器人试图安慰默克尔,她说“德国仍然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球队之一。” “从过往来看确实如此,”默克尔难过地说, “今晚我们都很伤心。”

图片4

“我认为,德国队的表现一直是社会的写照。”奥利弗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是一个孤立的世界。我们或多或少也反映了民众的状态。有时候德国队的表现与时代精神和社会发展相一致。”这种(球队与其余8000万民众)关联性,在2006年-2014年的比赛中有很好的体现,那段时间是勒夫的黄金时代,也是默克尔的黄金时代。

2015年,默克尔向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难民开放边境,向世界表明她是一个勇于自我牺牲的欧洲人,她也是有人道主义良知的女性。她说:“我们能做到。”之后,难民问题给默克尔的政治生涯带来很多障碍。人们抱怨称,德国政府只关注自己的成绩,根本无视国家与民众的不安,默克尔的政策令马克龙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在欧洲占得上风。

勒夫和默克尔也做了很多贡献。勒夫令德国队更好更创新。默克尔则推动了德国很长一段时间的繁荣。她把前任的事业继续完善,还清除了政坛的不正之风。在国际舞台上,默克尔的沉着冷静与那些打了鸡血的政治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默克尔身边人说,她对于权力并不像科尔那样执着。她想放手就会放手,但她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做:先是欧元危机、然后是特朗普,还要应对冉冉升起的世界强国中国,要应付正在走下坡路的德国汽车行业。2016年默克尔本想退休,后来她觉得,她无法“抛弃”普京和特朗普独自离开,她应该和他们死磕到底。

默克尔的两位前任都留下了丰硕的政治遗产,科尔促成了德国统一,施罗德推动了德国改革,而默克尔呢,她向难民开放了大门。

默克尔当了18年基民盟主席,当了13年总理,在这期间法国换了4个总统,美国换了3个总统,德国换了6个副总理,默克尔还送走了两位前任赫尔穆特·科尔和赫尔穆特·施密特,出席了他们的葬礼。她最近参加了G7峰会,其他6人执政时间加起来跟她差不多。

图片5

《明镜》周刊指出,默克尔和勒夫都错过了最佳退休时间。对勒夫而言,2014年德国赢得世界杯是一个退休的好时机。对默克尔来说,2013年德国大选联盟党赢41.5%选票,那是一个好时机。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明镜周刊 默克尔 勒夫 它曾是个强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