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大学学习安全战略 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科工力量   周德宇   2018-06-28 10:26  

这学期上了一门名为“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Study”的安全战略入门课程,主要是公共政策学院的硕士们在上,但我们国关的博士生也可以算学分,于是我就想去看看美国未来的政策制定者或者执行者们都在学些啥。

课程主要分为三大部分:一部分是传统话题:战略、核战争、常规战争,以及民主国家战争特质;还有一部分是当代安全话题:核扩散、非常规战争、恐怖主义,能源、疾病和环境,还有集体安全;最后一部分讲美国安全机构的运作:安全战略的制定与执行所需要的机构、情报和财政。

每节课的阅读既包括政治学的学术文章也有当代的战略文件,其中有两篇阅读在我们的课程中最为重要:一个是托马斯·谢林的《武器与影响》一书,为如何运用武力来威慑和胁迫对手提供了基本的理论指导;另一个是格雷厄姆艾利森在《美国政治评论》上发的“Conceptual Models and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这篇文章(之后他为此写了本书《决策的本质》),里面为如何分析一国政府的战略决策提供了基本的框架。

由于只是入门课程,所以考试内容还挺简单的。期中考试是要写篇小论文讨论美国是否应该研发新型战术核武器;期末考试则是两篇小论文,一篇是要对川普空袭叙利亚的决策提出正反两方意见,一篇是讨论美国未来二十年的安全威胁以及应对这些威胁所需何种战略,以及这种战略转型是否可以在美国现行体制内完成。

当西方军神遇上东方兵圣

当然,上课的安排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一起上课的老师和同学们。

我们的老师就很有意思,他似乎对中国军事,特别是国共内战有些研究,在讲到非常规战争如何得民心的时候,讨论了毛泽东的游击战,还给学生们讲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上门板捆铺草”的历史背景。

除了毛泽东之外,老师讲得最多的是孙子兵法。他以西方“军神”克劳塞维茨和孙子为例,认为东西方在战争的认识上有几个不同之处:

一是在武力的使用上,克劳塞维茨认为武力是战争的基本要素,但对孙子来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高境界,如果你真的跟人打起来了,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二是在军队的指挥上,克劳塞维茨认为军队一定要时刻受到官僚节制,而孙子则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领在紧急时刻不应当为了君主命令贻误战机;

三是在情报的作用上,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就是迷雾,情报要么是虚假的要么是不准确的,没有办法利用情报,而孙子则认为战争就是情报战,将领不光能够利用情报知己知彼,还能借此使用计谋来误导和欺骗敌人。

1530153547(1)

图片来源:suntzufrance.fr

比较有趣的是,老师认为孙子和克劳塞维茨对战争认识的差异来自于个人经历的不同:如果细看克劳塞维茨的人生,会发现他基本是个loser,走哪儿输哪儿,所以认为战争是一团浆糊;而孙子这样的人生赢家就不一样了,他身为身经百战的名将,自然相信战争的胜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才会认为情报是重要的,将领的自主权是必要的。

于是我就问老师,东西方战略思维是不是真的存在差异。他回答说,他认为东西方的思维过程是一样的,关键只是在其中加入哪些变量。对于西方战略家来说,他们更喜欢加入那些有形的可以量化的变量,比如人数啊武器啊,但是对于东方战略家来说,他们更看重无形的变量,比如计谋啊士气啊。

他举例说,现在美国人对于俄国有一种非理性的焦虑,觉得到处都是俄国威胁,就是因为他们不擅长思考这些无形的变量,于是看到美国大选被干预,看到俄国人拥有网络战信息战这些难以捉摸的力量,就会不知所措。

另一个例子则是,他认为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就欠缺孙子所说的“知己知彼”的精神,而是纯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对手,把敌人想成脱离了背景的一般个体,而完全忽略了当地文化和传统这些无形的因素,自然就陷入了困局。

“川普在替中国办事”

老师对东西方战略差异的另一个看法是,他认为东方更擅于长时段的战略思考,而西方,特别是现在的川普,过于只看眼前不看长远了。比如此前对叙利亚的空袭,就被他吐槽了半天。

我们老师倾向于认为叙利亚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但他仍然坚定反对空袭,主要是出于两点:第一点是,这种空袭完全没有明确的标准,一年前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下,今年又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下,怎么让叙利亚和俄罗斯知道美国想干什么?如果真是说要设定化武底线,那么底线是什么,为什么之前不打?用武力来传递信息本身就是非常粗糙的手段,如果没有良好的规划只会让对手误解信息,或者根本就无视信息,那反而再次破坏了美国的信誉。

而第二点则是,美国这种军事打击完全是对国内法和国际法的侵犯。从国内法来看,总统本来不应该有这样随心所欲发动军事行动的权力,只是现在国会在共和党手中,完全起不到应有制衡作用,所以导致川普可以越权。而从国际法上看,川普绕开联合国擅自发动军事行动,完全是无视了二战后美国自己努力建立起的国际体系。

有人可能会认为阿萨德政权挨导弹也是活该。可是问题在于,国际体系要讲程序和规则,就好像你不能在大街上看见一个人就说他是犯人就动私刑。虽然国际法跟国内法有所不同,但对一个国家的定罪和惩罚也需要走程序讲基本法,进行国际协商并取得国际认同。今天美国不断破坏自己建设的国际制度,其它国家就不会相信这套制度有用,那么等美国日后需要别国遵守制度来维护自己利益的时候,就没人会搭理了……

总之,老师对川普上任以来的评价集中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川普这样反复无常翻脸比翻书快的机会主义行径,完全透支了美国的信誉,大家都把川普说的话当成段子而不是严肃的美国决策。更糟的是,不光是世界各国不能信任现在的美国,即便是川普下台了,未来的各国也会担心美国将来会再选上一个川普推翻他们之前的谈判和协定。

另一方面,是川普现在不停地攻击既有的世界秩序。而且讽刺的是,既有秩序是美国在中国还很弱小时建立的,本来应该是中国对国际制度不满意,应该是中国试图修正现有体系,结果川普就这样替中国把事情办了。当然,现在既有的官僚体系还是按照原定的思路在运转,还不能完全反映川普的意志,所以很多决策都得到了缓冲。即便如此,川普做出的这些决策就已经够糟了。

“傻X的军备竞赛”

除了老师之外,班上的同学们也比我预想的有意思。确实,有一些同学带有传统的美式偏见,比如认为朝鲜领导人是完全非理性的狂人所以只能靠火与怒,谈判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或者认为美国在叙利亚扔颗核弹是威慑俄罗斯从而解决乌克兰问题的好方法……

当然,美国同学对武力的狂热也不奇怪,因为我们这学期读到的一篇论文就提到,假设美国跟伊朗开战,绝大部分美国民众都会赞同扔核弹杀害两百万伊朗平民以避免两万美国士兵死亡。如果这多少还可以理解,更为奇怪的是,甚至有43%的美国民众宁可杀害两百万平民,也不接受用外交手段迫使伊朗投降,而那些赞同杀害伊朗平民的人会自行降低对伊朗人的印象,认为他们不是人而是低贱的动物……

微信图片_20180628103652

漫画家在核问题上对特朗普的抨击,不过从研究来看,许多美国人也热烈拥抱核打击选项

但是,大多数同学还是对于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对外干涉抱有批判态度。比如讲恐怖主义的那节课,老师发下来一篇奇文让大家共赏,文章内容大概是:恐怖组织之所以不好剿灭,就因为他们是一种“杀手NGO”,灵活机动不受限制,所以美国就应该对外积极支持并培育自己的“杀手NGO”来对抗恐怖组织……有同学看到文章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可拉倒吧,基地组织不就是我们当年培养的杀手NGO么,等他们打完了苏联人就来收拾我们了……还有现在的伊斯兰国……”

在讨论美国是否应该继续坚持“深度介入”(Deep Engagement)战略来推行民主维护国际秩序的时候,同学们也大都表示,美国还是应该先安心管好自己的事儿,美国以民主和国际秩序之名对外掺和得越多,民主和国际秩序就越遭罪……

我跟美国同学最意外的一次交流是这样的:

在讲高科技战争的时候,老师放了个CNN关于太空战的纪录片让大家讨论。片中欲扬先抑,先是渲染了中俄两国黑科技卫星武器的威胁,又描绘了美国卫星防御措施的虚弱,呼吁美国加强战备……但是最后画风一转,展示了美军正在研发的新型武器,表示美国人民请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坐我旁边的一个当美军军官的同学看完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疑惑地问我,这个纪录片讲的事情有没有偏差。

我就说:“这片子里展示的都是美国遭受中俄的威胁,可是换过来想,中俄是不是也面临着美国更大的威胁呢?美国还是太空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全世界都在用的GPS控制中心也都在你们美军基地里。这样怎么可能不让其他国家防备和警惕呢?你想想,假如GPS的控制中心搁在一个俄国基地里,你们会怎么想呢?可是你看这纪录片里的思路,美国也没有试图消解其他国家的疑虑,反而是搞起了军备竞赛……”

没想到那个美军同学也一脸痛心地说:“哎我早就这么想了,我们为什么要搞傻X的军备竞赛,打什么傻X的战争……如果我们美国,加上你们中俄,不搞军备竞赛,把钱拿出来解决世界上的饥饿与贫困多好……”

现在回想起来,应该让这位美国同学读读毛选:

“美国人民和一切受到美国侵略威胁的国家的人民,应当团结起来,

“反对美国反动派及其在各国的走狗的进攻。

“只有这个斗争胜利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才可以避免……”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美国 美国政策 美国大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