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写信勉励牛犇入党 原来他有这样一段曲折故事

网络   学习小组   2018-06-27 11:53  

6月25日,习近平给一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写了一封信,这名艺术家就是83岁高龄的上影演员剧团演员牛犇,而写信的缘由就是牛犇入党了。

我们先看一下信上说了什么:

得知你在耄耋之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自己的夙愿,我为此感到高兴。

你把党当作母亲,把入党当成神圣的事情,60多年矢志不渝追求进步,决心一辈子跟党走,这份执着的坚守令人感动。

几十年来,你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把为人民创作作为人生追求,坚持社会效益至上,塑造了许多富有生命力、感染力的艺术形象,受到人民群众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希望你发挥好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继续在从艺做人上作表率,带动更多文艺工作者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人,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贡献力量。

收到总书记来信的牛犇激动万分,他读着这份信,热泪盈眶,几度哽咽。牛犇11岁起从事表演工作,参演过《龙须沟》《红色娘子军》《天云山传奇》《牧马人》等一批脍炙人口的影片。他经历过旧社会的苦难,受老一辈电影人的影响,青年时期就立志加入中国共产党,几十年从未放弃追求进步。近年来,他又多次向组织表达入党意愿。

今天小组为组员讲一讲牛犇入党记:

1

牛犇,1935年出生于天津,自幼父母双亡,靠在电影厂当司机的哥哥接济勉强度日,在那个山河破碎的年代,饱尝了旧社会的苦难。

194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11岁的牛犇被沈浮等老一辈电影人发掘,参演抗日影片《圣城记》,因为在片中的出色表现,牛犇让观众记住了饰演的角色“小牛子”,之后牛犇在多部抗战爱国影片中扮演儿童角色,开启了他的电影人生。

自那以后,牛犇从处事生活等方方面面,深受老一辈电影人的影响。他学的第一首歌,就是拍第一部片子时一位场记老师教唱的《卖报歌》,当时还不满11岁的牛犇,从老师无微不至的关心里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后来得知这名老师是一位地下党员,他对党有了最初的好感。

新中国成立那天,牛犇正在香港拍戏,好几名演员兴奋地一路跑到大屿山,以每个人的身体作为一根线条,手拉手在山上拼出五角星。他们告诉年轻的牛犇,“中国人民解放了,共产党是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是共产党解救了大家,给了我们新生活。”看牛犇似懂非懂的样子,演员们拍拍他的脑袋说,“从今后,你有饱饭吃了。”从此牛犇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共产党救了中国,就认准了跟共产党干革命的道理。

1952年,牛犇参加电影《龙须沟》的拍摄,有人告诉他,拍进步的戏就是干革命。牛犇才知道,自己是干了革命,拍电影是为人民。未满18岁时,牛犇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他听了上影厂老书记丁一的党课,就此下定决心要做党的同路人。他说:“我是上影的小青年,必须要求进步。我儿时失去父母,到上海又远离亲人,靠的就是组织。

1952年,演员赵丹赴朝到前线和“最可爱的人”生活了两个月。“当你谈起敌人时,他们像头猛虎;当你谈到他们的功绩,又腼腆得像个姑娘……我对于人民、对英雄的认识太陌生了。”回国后,赵丹递上入党申请书。

1941年参加革命的秦怡,1959年才加入中国共产党。她郑重其事地解释:听说战争时期一名女党员,敌人把她的孩子顶在刺刀上逼问党的秘密,女党员心疼地昏厥,但还是选择守住了党的秘密。秦怡一直在自问:“如果换我,我能保守党的秘密吗?都说共产党员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我是吗?”直至不再有这般残酷考验的和平年代,秦怡才渐渐解开心结。但她依然在不断自问:是不是和平年代,就没有考验了?

看着自己敬佩的演员们,赵丹、黄宗英、王文娟、白杨、刘琼、秦怡,都纷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把入党当成神圣的事,当成心灵的考验来面对。牛犇自忖:我怎么比得上他们呢?

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跟共产党干革命,一辈子不放弃,要求进步,以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努力为党为人民工作,党指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2

牛犇将这份追求,默默地保存在心里,没有张扬。他从戴上团徽开始,就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这枚团徽他一直保存着,也将这份心愿一直保存着。他努力打磨自己的表演艺术,相继参演了《海魂》《沙漠追匪记》《红色娘子军》《天云山传奇》《牧马人》《泉水叮咚》等影片,形成了独特的表演风格。

经历了“文革”的动荡,以及一些阴差阳错,牛犇始终没入成党。2002年,好友刘琼去世,在追悼会上,牛犇才知道老朋友在1983年就实现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夙愿。2007年,孙道临去世,乔奇去世;2008年,谢晋去世。牛犇送别老友们。他们都是电影史上熠熠生光的名字,也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这对牛犇触动很大,他想入党,却又犹豫——这些年,牛犇听到、看到圈内圈外许多不那么合格的共产党员,牛犇认为现实中有的党员表现也未必就那么先进,自己没有入党也是一样为党和人民作贡献。

前不久,牛犇和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一起拍了电影《邹碧华》。在一次上影集团的会上,党委书记任仲伦表扬了该剧组,牛犇也被党员邹碧华的事迹感染,邹碧华曾说过,“我们生活的世界本来不完美,但正因为它的不完美才需要我们去努力,去奋斗,我们的存在才有价值。”这句话,直击牛犇心灵深处。

牛犇觉得之前不想入党的想法是自我原谅,自己虽然不是党员,但应该努力奔赴这个目标,成为一名真正的党员。于是,牛犇给佟瑞欣写了张字条,“我们一块从今天起考虑塑造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吧!

今年1月,牛犇正式提交了入党申请书。他说这个申请书自己几乎写了一整夜,为了把很多内容的年份弄准确,查资料查到半夜,脑子迷糊了就在桌前趴着睡了会,醒了就继续写。一大段的入党志愿一气呵成,没有草稿。他说自己都没有想到,写得这么顺,大概是这些话搁在心里大半辈子了。

这半年来,牛犇每次和组织谈话都心潮澎湃,好几次都激动得说不下去。他的入党介绍人、表演艺术家秦怡说,“牛犇是个好同志,我愿意做他的入党介绍人,我相信他会做得很好。

3

今年5月31日,在上影演员剧团支部党员大会上,牛犇被投票吸收为预备党员。牛犇当场宣读自己的入党志愿:“我是在旧中国受苦受难下成长的城市贫民,家里穷,没吃过饱饭,从小便死了父母,随着哥哥流浪……儿时,又去了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中国人民依然是受苦受难……是共产党解救了我们的家,给我新生活……我也暗下决心,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一辈子不回头。”入党志愿读得断断续续,牛犇也抑制不住地哽咽,满眼是泪,字都看不清了。

牛犇从小没有妈妈,他觉得,党就像自己的母亲,为了入党他哭过不止一次两次,他说:“入党的日子,就是我的生日!只有跟着党,才能把有限的生命活得更有意义。”

6月6日,鲜红的党旗前,83岁高龄的牛犇举起右手,和上影其他青年党员一起庄严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

4

宣誓现场,老人的眼眶一次次湿润。他激动地说,“不管组织上对自己考验多长,我一点儿不气馁,党的考验是永远的,只要我们的目标坚定不移,就一定能实现。”

谈到今后,牛犇说:

“回想我这几十年拍戏,我在上影厂曾经担任过电视部的主任,负责看剧本。我首先要看剧本的社会效益,就是这部戏对社会起什么作用。今后,这个标准不能放弃,也是我终身的标准。将来呢,肩上的责任更大了,因为我是一名党员,接个剧本、做什么事,不能仅凭个人的好恶,更要看它对社会的效应是什么。不管给不给酬劳,只要对社会有贡献,我就去演;如果没有,我跟以前一样,不管怎样,都不会去的。过去是这么做的,今后更要这样做。”

“ 我的年龄已经80多岁,为党工作就算不睡觉也不会太长,我一定要珍惜。有生之年,我愿为党的电影事业努力地工作。”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牛犇 牛犇入党 习近平写信 入党 党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