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又流泪,美国老兵陷入资产阶级专政

三木   2018-03-29 18:10  

29shulkinWeb-jumbo

大卫·舒尔金

白宫的戏是看也看不完。就在昨天,美国老兵事务部长大卫·舒尔金(David J. Shulkin)被川普辞退。川普说他会提名海军现役少将、白宫医官罗尼·杰克逊(Ronny L. Jackson)接替这个职位。

直到现在,人们才知道川普和舒尔金之间的争执已经进行了几个月。舒尔金称,川普想要将老兵的医疗保障体系私有化,而他反对这一点,因而闹得很不愉快。

舒尔金被辞退后,就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以示抗议。他说私人部门虽然在很多社区为民众提供医疗服务,但是没有做好接手老兵医疗保障体系的准备。病人的情况很复杂,不但有生理上的创伤,很多人还有心理上的创伤。因此“私有化会导致有关部门广泛的医保体系瓦解,这是一个坏主意”。

长期以来,老兵事务部大概是美国政府里面唯一能够免于党派政治荼毒的部门。但是最近几个月也卷入“残酷的权力斗争”中。舒尔金不点名地指出,华府中的“某些政客”把推动自己的政治议程放在了老兵的权益前面。这些人“想要将老兵的医疗保障私有化,以代替政府办理的老兵医保,但很不幸的是,他们并没有拿出有实际意义的方案,就是关于谁能来为900万名老兵提供保障。老兵们依靠本部门提供的保障维持生命”。

这段议论让笔者感到匪夷所思,因为按照白宫提出的2019财年预算草案,老兵事务部会得到831亿美元,相比2017年的实际开支增长87亿美元,或者11.7%。哪有一边私有化,一边给部门增加预算的?而且预算草案中还明确提出了美国的老兵医保体系是美国医保体系最大的组成部分,有930万人登记在册,老兵事务部的只能就是通过这个体系在基层提供保障服务。

民主党籍参议员桑德斯老爷子的一席话似乎可以为解释这个问题提供一个很好的角度。他说:“整件事情和大卫·舒尔金无关,而和科赫兄弟对川普政府的影响和他们对私有化老兵事务部的愿望有关。”

科赫兄弟,是美国知名能源巨头企业科赫工业集团的掌门人。公司现任CEO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2018年共持有财富608亿美元,在福布斯最新的排名中排第6位。

桑德斯提到科赫兄弟对美国政府施加了影响,这一点首先可以从对川普的政治献金上来看。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查尔斯·科赫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为川普阵营捐款600万美元。

可能科赫家族最大的政治“资产”是一个人,叫麦克·蓬皮欧(Mike Pempeo)。他是前联邦众议员,代表堪萨斯州。科赫家族是堪萨斯人,正是他们出钱支持蓬皮欧从政(2010年众议员选举,科赫工业给蓬皮欧捐款8万美元,2012年选举捐款11万美元)。2017年1月23日,川普让蓬皮欧担任CIA局长,2018年3月13日,接替蒂勒森成为美国国务卿。可以说,科赫家族把自己的代理人放进了白宫的中枢里,他们对美国政治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蓬皮欧前脚做了国务卿,舒尔金后脚就走人了,时间上隔得很近。舒尔金在文章所说的“某些政客”可能就是蓬皮欧和他的党羽。

科赫家族是做能源生意的,和医疗有什么关系的?还真有点关系,首先从意识形态上来讲,兄弟俩属于极右翼,巴不得整个美国政府都私有化了,遑论一个小小的老兵事务部。他们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中提出要将能源部、交通部等美国政府部门废除,废除掉最低工资标准,废除掉禁止发放高利贷的法律,废除美国政府邮政服务,更过分的是废除美国政府的社保体系。他们资助了共和党中的极右翼“茶党”,想要废除奥巴马医改。

看得出,作为大资本家,这兄弟俩很诚实得而且很耿直地为自己的阶级服务,鼓吹极端的自由化,对于任何一点政府的管制甚至是正常职能,他们都会出于本能地反对。他们希望资本直接主导社会治理,以便最大化他们的利润。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川普没有明确的讨论过“姓私姓国”的问题,但是明确说过现在的体制问题太多,必须改革,而改革的一个途径就是引入私人资本。这大概类似于某种“混改”。斯蒂格利茨老爷子说过了,即使在美国,这种事情的背后也存在着大规模的“国有资产流失”和“权力寻租”的腐败行为。

科赫兄弟目前的确没有从事医疗行业。但是鉴于他们一向反对政府办理医保体系,而且已经把自己的人安排在了国务卿这个重要位置上,可以推测出他们还是有点想法的。现在老兵事务部长已经换人,川普如果真的推动改革,他们借着改革的春风,进入老兵医保行业也不是不可以。川普给部门增加几十亿美金的预算,怕是也会落入少数资本家腰包里。只是到时候医疗服务会不会变好就不知道了。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医疗体系改革 川普 老兵事务部长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