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拔掉了美国政府的氧气管子?

独家网   三木   2018-01-22 17:01  

shutdown-liberty-island-960x540

由于美国政府关门,官府掌管的公园不开门了,比如纽约的自由女神像。

美国政府关门已经进入第二天,直接导火索是参议院没能通过政府的短期支出法案。笔者多次谈到过这个问题:美国政府由于债台高筑,如今只能用短期开支法案给自己续命。但是这次就没续上。

投票是在美国东部时间上周5晚上进行的(笔者上一篇文章关于投票截止时间推算有误,在此致歉)。这次出现了一个新情况,就是两党内部都不团结。民主党有5名议员跳反,支持法案。共和党除了大佬麦凯恩因病缺席外,有4名议员跳反,反对法案。

毛主席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美国的两党里其实也是派系林立的。

支持“进步”和“自由”主义的民主党,内部也有中间派(moderate)和保守派(conservative)。也就是说,相对于桑德斯老爷子这样的左派,他们算是中右派和右派。比如在控枪问题上,他们可能倾向于支持美国人持枪的权利。在能源问题上支持开发传统能源,而不是民主党的政治正确,新能源。

这次跳反的5位民主党议员,分别是西弗吉尼亚州的乔·曼青(Joe Manchin)、印第安纳州的乔·多纳里(Joe Donnelly)、北达科塔州的海地·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密苏里州的克莱尔·麦克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和阿拉巴马州的道格·琼斯(Doug Jones)。他们都属于中间到保守的阵营。

议员的政治立场有个人因素,也跟自己代表的州有很大关系。琼斯来自的阿拉巴马州是深红州,曼青代表的西弗吉尼亚州和海特坎普代表的北达科他州都是传统红州。它们要么长期被共和党把持,要么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选择了共和党。虽然现在它们选出了民主党参议员,但是参议员们也不敢太“自由主义”,免得丧失选票。

共和党的情况复杂一些。这次跳反的四位议员分别是肯塔基州的兰德·保罗(Rand Paul)、南卡罗来纳州的林夕·格拉汉姆(Lindsay Graham)、犹他州的麦克·李(Mike Lee)和亚利桑那州的杰夫·弗雷克(Jeff Flake)。

兰德·保罗在共和党内部可谓大名鼎鼎,因为他是头号反贼。共和党的税改方案通过的十分艰难,原因之一是保罗议员总会在关键投票时反对自己的党派。共和党废除奥巴马医保的法案至今没有进展,也是跟他有关。所以《华盛顿邮报》称他“日常反对党的领导层”( routinely bucks party leadership)。

格拉汉姆、李和弗雷克是日常反对政府的临时支出法案,毕竟堂堂美国政府,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这种法案来强行续命。其中弗雷克属于“财政上的保守主义者”(fiscal conservative),一直呼吁联邦政府缩减开支。共和党的税收改革法案会造成长期的巨额赤字,弗雷克自然是反对的。为了争取他的支持,法案进行了一些修改,削弱了减税的力度。

当然,他们和共和党中央不一致的地方也仅仅是“放弃治疗还是保守治疗”,是“拔氧气管子”和“强行续命”的区别。别看一个个“小政府”和“控制开支”叫得响,现在美国政府的问题就是债台高筑,难道20万亿的债务你们几位爷替国家还了不成?

另外,弗雷克同志同保罗同志一样,也是共和党内部的著名反贼,而且特别反川普。1月17日,弗雷克在参议院发表演讲,批判川普同主流媒体开战。他呼吁:“我们团结起来,抵抗攻击,承认错误,修复损伤,恢复政府的尊严,防止道德败坏”。他还将川普比喻成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在美国,斯大林是“镇压”、“大清洗”和“古拉格”的同义词,在美国政坛上属于最激烈的批判了。

在给政府续命这种“大是大非”问题前,这几位能坚持同党的领导站在对立面,也是值得佩服的。这也说明了美国政治斗争的复杂性:在两党斗争之中还包含着党内不同派别的斗争,而且最紧迫的问题也无法将他们有效团结起来。川普面对这种局势估计要头疼好一阵子。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党派 支出法案 政府关门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