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侵动员见实效,好莱坞大佬被活捉打脸

独家网   三木   2018-01-11 15:38  

3000

韦恩斯坦被打脸了,字面意义的打脸。

据美国八卦媒体TMZ的报道,9日,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的一家高档餐厅用餐时,被路人掴掌打脸。

当时一名叫史蒂夫(Steve)的路人索要合照不成,心生怨恨,接着酒劲打了韦恩斯坦,嘴里叫喊着:“你侵犯女性,就是一个渣滓!”韦恩斯坦踉跄退后,差点倒地。

韦恩斯坦作为性侵案件的男主角,在美国很是火了一把,这次以性侵的名义挨打,也算是报应。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后来选择不报警。当然我们要看到,这位路人也不是行侠仗义的好汉,只是心怀怨念的醉汉而已。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韦恩斯坦似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还能自由出入高档场所,继续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从东窗事发至今,一共有超过90名女性控告韦恩斯坦有性侵行为,其中18起是严重的强奸罪指控,时间跨度从1980年到2015年。去年10月,洛杉矶警察局、纽约市警察局纷纷开始了针对韦恩斯坦的调查。英国伦敦市警察局随后也开始了调查。苏格兰场的雷斯垂德探长和他的基友福尔摩斯大概不管性侵案件,不然或许会找到一些证据。

到现在快3个月了,执法部门的调查还没有结果,案件也没有上法庭,韦恩斯坦还能去亚利桑那的高档餐厅,说明还没被限制人身自由。

目前反性侵的#Me Too运动仍然在发展阶段,而且从美国扩散到了世界。中国的性侵受害者也举起了“#我也是”的标语。不过大体上依然停留在群众运动和社会运动的阶段,加害者们仍然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惩罚。

在西方国家,职场性侵事件多发,但是能走到法律阶段的只有极少数。根据欧盟基本权益机构(EUFRA)的在欧盟28国内的调查,42000名被调查女性中有45%到55%的女性在15岁以后遭受了某种形式的性侵。但是只有6%的受害女性在受到侵犯后会给自己的同事诉说,报警的只有4%,见律师(还不是上法庭)的只有区区1%。

英国2010年通过《平等法案》,对性侵有严格的规定。只要有人感到被“侮辱、受到侵犯、人格被贬低”,以及“不被希望的涉及性的行为”都算是性侵。去年根据英国总工大会(Trades Union Congress)的调查,职场上有52%的女性遭受过侵犯,但是多达80%的受害者没有汇报。在16岁到24岁的女性中,多达63%的遭受过某种形式的侵犯。

西方国家虽然号称法治国家,但是女性要打官司却很不容易。背后的缘由其实很好理解。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从17世纪发展到现在,“恰好”绝大多数生产资料都掌握在男性手里,而且公司的管理层也大多是男性。所以女性被侵犯时往往选择忍气吞声,不然工作不保。

而且西方繁琐冗长的法律程序也是阻碍女性受害者站出来的一个因素。据《卫报》报道,在美国性侵案子打官司通常耗时3年到8年。平常家庭出身的女性一般都耗不起的,反而是他们的雇主,因为有钱,在打官司时处于优势地位。而且上法庭就以为着案件曝光,受害人担心自己身份曝光后就找不到工作了,毕竟男性老板们不会喜欢“刺头”(complainer)。在美国,雇主们的打击报复也是很常见的。

可见,女性在职场中面临的挑逗和骚扰只是全面的不平等的一部分,而女性遭受的不平等待遇从根本上来讲又是工人阶级在资本的压迫下遭受的不平等的一部分。雇主们平时怎么违反《劳动法》而不受惩罚,就会怎么侵犯女职工而不受惩罚。女职工告不倒他们,男职工也告不倒他们。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女性也是如此。

现在#Me Too运动已经出现了倒退。在法国,女星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牵头谴责这一运动,说它过火了,成了“女巫狩猎”。在笔者看来,毛主席说得好,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毕竟法律斗争困难重重,也就只能通过社会运动和群众运动的方式来揭露和打击一下侵犯别人的黑手。不然那些高高在上飞扬跋扈的侵犯者就真的一点代价都不用付出了。

笔者还是希望,韦恩斯坦之流能付出比被打耳光更高的代价。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性侵 #MeToo 韦恩斯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性侵 #MeToo 韦恩斯坦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