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慰安妇协议再起风云的三个原因

独家网   白方方   2017-12-29 16:06  

韩日慰安妇协议再起风云的三个原因

2017年12月27日,韩国外交部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审查专案组公布调查结果,指出朴槿惠政府2015年12月28日与日本达成的慰安妇协议是阴阳协议,另有隐情。专案组结果甫一出炉,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就表态“协议不可逆”,韩国文在寅总统亦严正表示“该协议无法解决慰安妇问题”。一时间,韩日之间陡然掀起惊涛骇浪,究其原因,有三点不得不说。

定性

2015年12月8日,韩日两国政府签订《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根据协议,日方向韩国政府主导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的“治愈金”。此协议自签订之前,就频遭韩国朝野反对。文在寅总统5月10日入主青瓦台之后,新政府多次强调反对立场。2017年7月31日,直属外长的审查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的专项工作小组(TF)正式成立并召开第一次会议。

时隔5个月,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审查专案组于12月27日公布调查结果,为协议正式定性:指出朴槿惠政府2015年12月28日与日本达成的慰安妇协议是阴阳协议,另有隐情。

报告中指出,日方希望韩方不要使用“性奴”一词,韩方在保密协议中响应称,政府只用“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这一官方口径。报告指出,被问及除韩日外长联合记者会公布内容外,有无其他协议时,前政府只回答,没有另就少女像达成协议,隐瞒了保密协议内容。虽然未在保密协议中约定拆迁少女像或阻止在海外为慰安妇树碑,也没有承诺不使用“性奴”表述,但为日方日后伺机干预留下余地。

报告指出,韩国政府从谈判初期就把涉及慰安妇团体内容视为保密事项,这是以政府为中心的思路开展谈判,而非以国民为中心、以受害者为中心。

报告还批评2015年4月韩国外交部曾召开内部会议,并梳理了4个需要修改或删除的事项。其中包括能引发争议的:保密协议中的海外纪念碑、性奴表述、少女像问题和对外协议中的少女像问题。

报告总结称,只要受害方不接受协议,即使政府之间宣布最终地、不可逆地解决慰安妇问题,争议就难免重演。

报告刚刚出炉,争议就出现了。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不克不及表示,“2015年底达成的共识在‘慰安妇’问题上是最终、不可逆的,关于‘慰安妇’问题的解决是日韩两国确认了的事情,在国际社会也获得高度赞扬,切实履行共识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安倍晋三在提及此报告时,向身边人强硬表态称,“就连1mm都不给改动。”

无视日方表态,韩国官方力挺专案组,为此事严正发声。

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对此问题深感沉重,尽管该协议是经韩日首脑一致同意的政府间公开承诺,但作为韩国总统,他将携全体国民再次表明,该协议无法解决慰安妇问题。”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2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的态度就更加鲜明,也更加有针对性,他表示,总统文在寅所谓“慰安妇问题未解决”的言论既意味着2015年12月的韩日协议未能从国际谈判意义上解决慰安妇问题,也意味着未能从本质意义上解决问题。

原因

韩日因慰安妇协议再掀巨浪,堪称声势骇人,但又在各方预料当中。韩国何以在慰安妇协议问题上如此坚持,究其原因,有三点不得不说。

其一,新政府致力于打造“国民之国”,树立“民本外交”原则。韩国朴槿惠前总统因“干政门”等一系列事情大失民心,终被弹劾。文在寅总统引以为戒,始终不忘支持他获胜的“广场民意”。8月17日在发布“百日政纲”之时,郑重表示“新政府一百天前正式成立,但其实从去年冬季的烛光集会就已起步。国民对建设国民之国、正义韩国的期待正是文在寅政府的起点。近百天来,政府致力于落实民众要求的各种改革课题,治愈民众创伤,实现全民团结。”

文在寅总统提倡的“国民之国”获得多少民意支持,慰安妇协议就有多大的反对力量。专案组在报告中指出:在年事已高的受害者一一作古的情况下,前政府希望尽早解决慰安妇问题,未能在谈判过程中充分征求受害者的意见,而以体现政府立场为主。着重批评外交部在谈判过程中并未向受害方告知最终地、不可逆地得以解决、避免国际社会谴责批评等韩方的义务,尤其是没有就日方援助慰安妇的基金数额征求受害者的意见,未能征得理解和同意。

为了建立国民之国,文在寅对慰安妇的立场一直一以贯之的。

同样早在8月17日,文在寅在青瓦台召开就职百日记者会时,有日媒记者提出“强征劳工和慰安妇问题在卢武铉总统执政时期已通过《韩日基本条约》得到解决”,文在寅回答,慰安妇问题为人所知是在韩日会谈之后,韩日会谈并未涉及慰安妇问题。仅仅相隔四天,文在寅在青瓦台专程会见日韩议员联盟日方代表团,他表示,韩日两国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但与韩国人的期望相去甚远。

与高屋建瓴的“国民之国”相符,韩外交部力图打造“民本外交”。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表示政府将基于“以受害者为中心解决问题”和“民本外交”的原则尽快制定有诚意且有效的后续措施,以恢复慰安妇受害者的名誉与尊严,治愈受害者的内心伤痛。政府将广泛听取受害慰安妇、有关团体及专家的意见,并在安排外长与受害慰安妇面谈的日程。

其二,新政府想重塑多元外交。朴槿惠前政府实行“向美国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在美国的影响下,急于与日本签署韩日慰安妇协议,并与日本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试图打造韩美日军事同盟。

专案组在报告中指出,韩日关系恶化拖累美国的亚太战略,造成了美国介入韩日之间历史问题的后果。在这一外交环境下,韩国政府面临不得不与日本谈判尽早了解慰安妇问题的困境;朴槿惠当初将慰安妇问题取得进展设定为韩日首脑会谈的门槛,把慰安妇问题与韩日关系挂钩试图通盘解决未果,反而导致韩日关系恶化。

与朴槿惠政府相反,文在寅一直致力于多元外交。

关于美日韩三国关系,文在寅总统虽然再度稳固美韩血盟,但不希望构建美日韩三国军事同盟。11月5日,特朗普开启东亚之行的第一天,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高层人士5日接受韩联社电话采访时表示,总统文在寅9月访美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美日首脑另行会晤时曾表示,美国是韩国的同盟,但日本并不是;在这之前的10月31日,中韩两国关系走出狭长的隧道,并于本月13日开启访华之旅。倘若在慰安妇问题上韩国立场改变,中韩关系会再受影响,这是韩国朝野所不愿的;特朗普总统访问韩国之际,青瓦台在举办国宴之时,将88岁高龄的从军“慰安妇”李容洙青来赴宴,既是给日本添堵,也是柔中见刚向美国表明韩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其三,历史遗留问题的复杂性。首先,慰安妇问题是遗留问题,但伤痛远未平复。现如今,在韩国政府登记备案的238名受害慰安妇中,在世者仍有35人。

其次,既然是历史遗留问题,那么日方的表态就不会是第一次。8月21日,文在寅在青瓦台专程会见日韩议员联盟日方代表团时表示,希望双方能继承“河野谈话”“村山谈话”以及金大中-小渊惠三共同宣言的精神。

“河野谈话”,是日本政府从1991年12月开始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日军相关的“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后,于1993年8月4日由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宣布调查结果时发表的谈话。河野表示要通过历史教育,让人们永远记住“慰安妇”这些事;村山谈话是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在199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50周年纪念日发表的谈话。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村山富市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金大中-小渊惠三共同宣言,即1998年的《日韩共同宣言》,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渊惠三对韩国国民表示“深切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金大中则真诚地予以回应,呼吁双方为发展面向未来的两国关系而努力。

对于这三个讲话,现任政府都是先支持后反口。执政的共同民主党无论在野还是执政,却是一直呼吁日方遵守三个讲话精神。

再次,历史问题还会有新情况出现。韩国世宗大学独岛综合研究所长保坂祐二教授在9月19日在世宗大学学生会馆举行记者会,公开亚洲妇女基金会1997年3月出版的《政府调查随军慰安妇相关资料集成》5卷的部分翻译内容。证明日本内务省、外务省等行政部门介入日军动员慰安妇过程。保坂祐二表示,虽然日本政府始终主张对慰安妇问题无法律责任,但此次研究史料将成为证明日军参与动员慰安妇的新力证,日本政府的法律责任无法避免。

正是以上三点原因,韩日慰安妇协议问题才会再起反复,或许正如专案组在报告中总结所说:“这种历史问题很难通过短期外交谈判或政治妥协得以解决,要着眼长远结合价值共享、观念转变及年轻一代的历史教育谋求多线解决。”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韩日慰安妇协议 韩日关系 文在寅 朴槿惠 慰安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