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特朗普税改通过,凛冬将至!

政事堂plus   顾子明   2017-12-03 23:00  

美国参议院在今日凌晨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大规模税改法案,特朗普赢得其上任以来的最大胜利。

这份被称为“里根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税改”,是特朗普号称在底前送给美国民众的“圣诞礼物”。共和党称它将削减企业税率,刺激经济增长,减轻个人税负,民主党人则称该法案是为富人和大公司减税。

虽然美国两党内部还炒个不停,但是此次法案的通过,也昭示着:

冬天真的来了!!!

0

 

如果让政事堂来解读特朗普的减税法案,一言以蔽之,就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在全球抢人,抢钱,抢产业。

首先,相比于民主党希望引入“黑命贵”和拉美裔等“非高端”人才,共和党更希望引入“高端人才”。随着美国个税和遗产税的大幅降低,全球大量的带着技术的中产与带着财富的土壕,都会更青睐既有法制保障,又有着超低税率的美国,必然会诱发一波人才的迁移。

其次,如苹果公司等美国的外海巨头,在海外有数十万亿美元的利润。因为在海外投资交纳所得税之后,将利润汇回美国还需要再交一次35%的税,所以,过高的税率使得他们更青睐于把利润继续放在投资国“利滚利”。而此次特朗普税改大幅降低利润汇回的“手续费”,这将导致过去几十年美国在海外累计的数十万亿美元的利润,为了享受税收政策而逐步回流美国。

第三,特朗普将企业所得税大幅下调至15%之后,美国成为了规模发达国家里面,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就像曹德旺说的,美国能源、土地和融资成本,都不到中国的一半,比中国高的,也就是其税收和人员工资。随着未来工业的机械化流水线趋势,人员开支必然会下滑。而美国唯一相比于中国高成本的税收此次又被大幅下调,因此,美国作为投资国,将在全球都非常有竞争力,势必导致产业转移。

当税改完成后,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都开始向美国涌入,这将意味着未来,美国的工业科技,在多重利好之下,将有量变引发质变,取得爆发式的增长。

而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的外流,也将刺破全球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甚至引发大规模的动荡。

就像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主导的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也刺破了日本的经济泡沫,让日本“失去20年”,更把斗了半个世纪的苏联给玩解体了。

可以说,里根的减税,奠定了美国独霸全球和30年高速发展的基础。

但是对比里根的成功,政事堂必须要强调,就像大规模基建投资在拉升经济的同时,也有巨大的副作用;大规模的减税也是一把双刃剑,会造成巨大的、难以填补的财政赤字。

倘若减税和大规模基建没有副作用,全球早就实现社会主义了对吧?

美国在全球抢钱,抢人,抢产业,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减税的钱,并不会凭空出现,所以,特朗普接下来的一项工作,就是继续推动美国国会同意提升债务上限,以美国政府背负巨额债务的代价,来推动减税。

而减税为代价导致的债务激增,单纯依靠美国自己的消费增加和产业升级是不够的,所以,回顾80年代,里根减税的成功,是通过让广场协定让日本财政买单,是通过肢解苏联为美国资本获得市场和技术实现的。

本质,里根的成功,是一次全球财富的大转移。

而如今的中国,经济上取代了80年代日本的地位,政治上取代了80年代苏联的地位,可以预见的是,此次特朗普减税冲击最大的,必然就是我们。

美国加息我们可以配合加息,顶多刺一下地产泡沫,但是美国减税我们却无法跟上,毕竟,未来几年的大趋势,是一边减税一边“加税”,就像名义上减税的营改增一样,最终反而导致曹德旺要交更多的税。甚至未来税务局、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相互打通,更将使得以前能够逃逸的很多税款无处可逃。

这税务上一减一加之间,必然导致我们的产业、资本和人才的外流。而泡沫的刺破和产业的外流,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大规模动荡。

可以明确的是,特朗普减税后的几年,我们要过苦日子了!

但是,就像权威人士说的,危机只有发展到最困难的阶段,才有可能倒逼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就像90年代初的中国,遭受西方国家制裁和封锁,整个大陆的GDP才是弹丸之地台湾的2倍,全国各省诸侯林立不听指挥,中央政府财政濒临破产,特区房价泡沫破裂,国企大规模破产,银行被国企的坏账拖垮,军队依靠走私尾大不掉,文化界人士纷纷唱衰........

甚至大洋彼岸的美国主流政界,也以为中国会和苏联一样,在美国主导的制裁和封锁下迅速分裂。

可是结果呢?

处在危机最困难阶段的中国,却在他的带领下,迅速以一系列刮骨疗毒般的改革扭转了不利的局面。等到进入千禧年之后,曾经濒临崩溃的中国,已经成了世界工厂,更不要说当年跑去美国擦盘子的精英们最后发现,他们竟然错过了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所以,再来看此次美国的减税加息导致的资本回流,势必导致全球范围内出现需求萎缩和资金、技术、劳动力、产业在全球宏观配置失调,甚至导致部分国家陷入经济崩溃的绝境。

但是,此次美国减税所引发的动荡,也将具有强烈的再分配效应,也势必会倒逼出中国式的解决方案。

当年苏联对美国打输了冷战,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帮助中国实现了重工业化,并在随后的中苏交恶中,失去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工业倾销市场,因此苏联的庞大重工业就只能不停的生产钢铁洪流,最终财政上把自己压垮。

那么,我们再看一下这几年的我国。对内,拼命的开发中西部,用尽手段引导资本和人才往中西部发展;对外,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人口最密集的东南亚和南亚各国建设配套基建和经济合作。

其本质,就是为中国的工业产能寻求倾销的市场。

所以,就像昨天文章中说的马云和刘强东扶贫,人家都是扛着政治任务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文章的最后,展望一下。

其实美国的减税,并非特朗普减税,而是共和党减税,无论是里根、老布什、小布什还是特朗普,每一任美国总统的上台,都会伴随着减税计划,而此次特朗普减税,实际上早在共和党赢得美国参众两院,特朗普当选之前就开始了。

而回顾共和党的历次税改,倘若没有里根老布什期间实现的全球剪羊毛和市场扩张,那么在美国过分集中的资本无法获取超额利润,势必会和小布什时代一样,美国工业向军工转型的同时,资本最终会选择再次逃离美国。届时,就像当年吉利低价抄底沃尔沃时一样,美国的以资本推动的各类资产价格势必大幅跳水。

上个世纪初的两次世界经济危机,最终让美国取代了英国的全球霸主位置,而就像基辛格在他的名著《大外交》一书中,开宗明义地指出,世界每隔百年会出现一个新的全球大国。

越是危机,也越是机遇。

把握住这次全球变革的机会,我们也有机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特朗普 美国 税改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特朗普 美国 税改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