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犯罪片描述小人物时代悲歌

独家网   白方方   2017-11-20 17:52  

暴雪将至:犯罪片描述小人物时代悲歌

电影《暴雪将至》自11月17日公映以来,好评无数。事实上,自从电影入围第30届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和最佳艺术贡献奖两项奖项之后,各方的关注就与日俱增。关注度的上升促使民众对剧情纷纷热议,又进一步推动了观影热潮。精彩剪辑的预告片促使笔者走进影院,原本以为是一部精彩的犯罪片,但不想相比于案情,主创人员有更大的“野心”,他们想描绘自己“对时代悲剧的思考”。

所有人都知道,相比于观众喜欢的商业电影,各大电影节无不青睐雕琢精致的艺术电影。《暴雪将至》是新人导演董越的处女长片,为了让市场记住自己,董越尽管选的是犯罪类型片,但他最期待的无疑是有更多的“独创性”打动电影节评委,这也能使他在之后有更多的执导机会。毫无疑问,董越成功了,即使普通观众也能从大银幕中看到他对时代的思考,相比于这点,案子的凶手无足轻重。最佳艺术贡献奖的桂冠更是评委们对董越的认可。

凶手无足轻重是主创人员刻意为之,不意味着段奕宏等演员没有演出一个好故事。

段奕宏于2006年饰演《士兵突击》中袁明一角而走红,2015年凭借电影《烈日灼心》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从而炙手可热。但早在1998年,他就进入国家话剧院工作,演出功底很深。影片刚开始,是从段奕宏刚刚出狱的对话开始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余国伟。余下的余,国家的国,伟大的伟!”“你姓什么?”沉默一会儿后,段奕宏的声音传出:“多余的余。”台词很短,但很见功力。两次回答,一次给人以精悍昂扬的感官,一次给人以十年后蹉跎无奈的遗憾。这之后,影片就将时间线拉回到1997年。

《暴雪将至》围绕一个连环杀人案展开故事。1997年的长宁市有几座国营大厂环绕的小镇,警方在野地里接连发现几具满身伤痕的女尸。因警力不足,许多国营大厂的保卫科有许多干事协助警方破案--九十年代,许多国营大厂的保卫人员就是警察培养出来的!长宁市第四冶炼厂的保卫科干事余国伟跟刑警队张队长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机缘巧合之下也成了编外破案人员。有进入警队夙愿的余国伟将这桩案子当成了“通天梯”,慢慢的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进了案子。他认为如果自己能破掉案子,一定能调入警队--这在当时的警察队伍也有先例。为了破掉案子,他第一次抓住线索时,不但自己差点丧命,自己的徒弟小刘也意外丧生。这之后,他苦心孤诣寻找线索未果,不惜以心爱的女人燕子为诱饵,希望能引出对女性又变态欲望的凶手。知道真相丢掉所有生活希望的燕子当着余国伟的面跳桥自杀。为了案子牺牲一切的余国伟将自认为的“凶手”活活打死,悲剧的被判刑十年。十年之后,他才意外得知真正的凶手可能早已出车祸过世!

影片只有最后一个镜头落雪。在之前大多数的镜头都是在雨中。阴雨连绵、土地泥泞、烟囱林立、管道纵横、服装单调、面容迷茫,围绕案情推进,凄风苦雨的镜头营造出冷肃狰狞的氛围。这一氛围是主创特意营造的。主创们正是想借这样冷厉的镜头描述97年国企改制的“阵痛”,描述小人物的“困境”。在那个时代,梦对于人太沉重了。余国伟为了破案,徒弟过世、心爱的女人过世、自己被厂子开除。燕子梦想着到香港开一个理发店,梦想着跟心爱的男人“挣点儿钱离开”,但梦破碎后自杀。张队长渴望退休后在老家的院子里晒太阳,但却因为伤病长久地瘫坐在这座让他不愿回忆的城市……

更让人悲痛的是十年后许多人不但没有治愈“阵痛”。作为失落的群体,许多退休工人和刚出狱的余国伟一起,无助的看着他们奉献了青春的冶炼厂在爆炸中成为灰烬,而后被开发商建成与他们无缘的高楼大厦。余国伟眼睁睁看着自己再无一丝回忆的城市,只能登上公共汽车,而后影片终于落雪。不知对余国伟意味着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还是一场大雪将他过往的记忆冲刷的一片?

影片有太多的未尽之意,相比于到了都不知身份的凶手,笔者相信主创们更希望观众对那个时代多一些思索,对身边的亲人多一些关注。唯如此,这个世界才会更温暖。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商业电影 犯罪片 艺术电影 暴雪将至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