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纪念十月革命百年集会亲历记

经略网刊   朱东法   2017-11-09 12:06  

图片1

急景流年,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迎来了它的一百周年纪念,全世界同情社会主义者都对此百年纪念非常重视,革命的故乡俄罗斯,自然更不会疏忽这一极其重大的纪念日。

对十月革命百年的纪念活动其实从去年就开始了,俄共和其他左翼力量以及学界举办了各种研讨会。普京针对此纪念活动的筹备工作也专门发过函。

微信图片_20171107151158

(俄共的十月革命百年纪念海报)

如今,十月革命百周年纪念日终于来临,俄罗斯全国各地更是掀起了纪念浪潮。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以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为多。当年传来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彼得堡从11月1日起就开始了大规模纪念活动。俄共邀请世界各国的共产党代表团召开了第十九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并举办了各类盛大晚会以及重访当年的革命地点。

莫斯科地区的大规模纪念活动大幕是在11月5日拉开的,以十月革命百年纪念的第一场红场大集会为标志,笔者有幸参加了这次集会游行。

图片3

(等待入场的人群)

当天早上,天色阴沉,下着小雨。来自世界各地的左翼代表早早的就来到红场旁的革命广场,准备按时到红场前的朱可夫元帅雕塑前集合。广场上各类红色旗帜飘扬,除了俄共的旗子,还可以看到意大利、法国、德国、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代表有单独的旗帜)、巴西、墨西哥、土耳其、古巴、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印度、斯里兰卡、越南、日本等国家左翼力量的旗帜。大批特警也早已完成安保部署,把控着安检门,不到时间绝不放行。

在等待入场的时候,身边一位俄罗斯老大爷跟我攀谈起来,“你是中国人?”“对。”“欢迎中国来的年轻人,很高兴你能来参加这次集会,你们中国的同志做的不错,可惜我们的苏联已经只能用来纪念了。”“请问,久加诺夫同志会来参加活动吗?”“他会来的,他要在列宁墓前发表讲话。”“那戈尔巴乔夫呢?”“我们这位总统,他不想被揍就来吧。”老大爷这句话绝非玩笑,此前戈老在一次露面演讲中就被激进分子打过几拳。老大爷继续说:“年轻人,我们后天在普希金广场还有大型集会,到时候你也去吧。我们的年轻人都已经忘了当年的历史了,而我们这些老年人一年比一年少了。”

就在跟老大爷聊天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讲起了中文,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副外国面孔。攀谈几句才知道,眼前这位外国帅哥就是那位在中国达人秀舞台唱红歌而颇有名气的英国人伊恩。

图片4

伊恩出生在英国威尔士,大学时候学的是俄语同声传译,90年代来俄罗斯留过学,2007年去了中国。伊恩有一位中国太太,生活很幸福。他特意给我看了前不久刚拿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非常自豪。伊恩特意从中国赶来莫斯科参加这次纪念活动,完了之后顺便去南俄看望一下当年留学时代的老友们。于是,我就跟这样一位心中充满红色情结的英国帅哥,用中文在莫斯科红场旁讨论着列宁的事业,在他的带头下,还一起唱了《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

图片5

(英国小伙伊恩与久加诺夫合影)

大约11点半之后,安保人员开始开放安检入口。大家陆续进场,来到朱可夫元帅雕塑前集合。俄共的一辆货车早早停在附近等候,等大家入场后,开始给大家派送俄共的小红旗和红色康乃馨。此期间,广场上起起伏伏响起了各种语言的《国际歌》、《啊,朋友再见》等左翼歌曲。随后,大家开拔到红墙下的亚历山大公园无名烈士墓前,逐批给烈士献花。很多苏联时代的老党员、官员以及革命后代们也都来到现场。

图片6

(朱可夫元帅雕塑前)

图片7

图片9

图片8

给烈士献完花之后,队伍开始进入红场中心拜谒列宁墓和列宁墓后面包括斯大林墓在内的苏共元勋墓园。俄共书记久加诺夫在列宁墓前发表讲话之后,列宁墓随即开放接受大家的参观。游行队伍很长,而列宁墓是分时段放行,所以大家需要在广场上耐心等待。笔者是跟在西班牙代表队后面进入列宁墓的,进入之后,在广场上还豪情万丈谈笑风生握手拥抱互道同志的大家瞬间沉默下来。人群自觉地排成一排,绕着列宁的棺椁瞻仰列宁遗容。出列宁墓之后,大家转到后面的墓园,“契尔年科、布琼尼、伏罗希洛夫、捷尔任斯基···”,大家一边走一边念着墓碑主人的名字。到了献花最多的斯大林墓前时,很多人都向前一步转身握紧拳头做宣誓状让同伴帮忙合影。一圈之后,我们又转回红场上,看到依然有很长的队伍等待进入列宁墓。列宁墓前还有几位老奶奶手持列宁和斯大林像在一首接着一首地唱红歌,唱完《华沙工人曲》之后,老人们看到有中国同志在场,就唱起了歌颂中苏友谊的《莫斯科-北京》。

图片10

图片11

等英国小伙伊恩出来之后,他开口就说:“我很怀疑列宁的遗体是不是真的,因为遗体看上去很奇怪”,“该不会是俄罗斯当局为了节省保养经费而换成假的了吧”。这种怀疑也是有观感上的理由的,列宁的遗体看上去的确有点像石膏塑像。

就在这时,警方的车开进红场,开始用喇叭广播“请人群速速离开红场”。伊恩不满地说道“警察竟然开始赶人了!”确实,等待参观列宁墓的代表们还有很多,警察的清场行动有点早了。

讲到这里,很有必要说一下俄罗斯官方对十月革命百年纪念的态度。虽说普京去年就为筹备百年纪念发了函,但总体上当局对这一纪念活动还是采取冷处理的态度。普京在评论十月革命这一话题上非常谨慎,他表示希望这次纪念十月革命活动能够弥合国内的思想分裂。或许也正是为了搞平衡,在十月革命百年纪念前夕,他下令在莫斯科树立一座“苏联政治迫害纪念碑。10月30日,普京高调出席了纪念碑的揭幕仪式,并与东正教大牧首和莫斯科市长一起献了花并致辞。普京还在相关讲话中称“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到来之际,这一地点的开放显得尤为重要。”他将十月革命的历史定义为 “伟大胜利和不幸”。除了普京的表态之外,宣布参加明年总统大选的俄著名女主持索布恰克针对苏联领导人的言论也引起广泛争议。她在首次与选民的见面会上宣称“如果当选总统,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列宁遗体从红场移出,因为我害怕那东西”。此后,她又在社交软件上表示“斯大林让俄罗斯落后了一百年。”

笔者不禁想到,去年三月份,在莫斯科大学主楼前举办克里米亚回归三周年纪念音乐会时,举着红色旗帜的俄共等左翼团体被刻意限制在了现场后方。音乐会开始后,统俄党的工作人员更是派人在左翼人士前拉起了长幅的圣乔治带,目的是将左翼旗帜遮挡起来,避免出现在电视转播镜头中。

图片12

(离场前一些代表在列宁墓前合影)

从这次红场集会游行活动中似乎也能窥得俄当局对革命纪念的保守态度。除了上面提到的当拜谒列宁墓的活动尚未结束时警察就开始清场之外,还有一点也被大家注意到了。整场活动中,偌大的红场上只有特意前来参加这次活动的集会队伍,其他的游客等“闲杂人等”莫名其妙地销声匿迹了。除了列宁墓附近的游行队伍,平时游人如织的从古姆商城到瓦西里升天大教堂一带空空荡荡只能看到特警的身影。很明显,集会队伍被放进红场之后,警察就重新封锁了入口。站在红场中央,往喀山教堂和古姆商城中间那条路看,可以看到很多游客被挡在了铁栅栏外面禁止进入红场。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警方有意为集会队伍创造良好的条件,但这样也使得集会游行失去了宣传效果,成了左翼人士的一场自娱自乐。所以,也难怪有人说当局在刻意削弱革命纪念活动的影响。

游行队伍从几个出口撤出红场,这场集会活动就算结束了,因为原本浩荡的队伍分散成了很多小股,湮没在了不同的街道中。

图片13

(高歌中的法国左翼代表)

我随着西班牙和法国代表撤离到红场旁的Никольская街。置身熙熙攘攘的大街,犹如走进另一个世界。之前融身于集会中的大家就像回到了当年的共产国际一般。当下,街道上的行人就像看阿尔巴特大街上的街头卖艺者一样盯着手擎镰刀锤子旗的法国和西班牙代表们。当浪漫的法国队员当街高唱起《国际歌》时,我看到街边那位扮成列宁拉游客合影赚钱的男子指着法国人哈哈大笑起来。

(本文原载《经略网刊》,作者朱东法系莫斯科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十月革命 共产国际 俄罗斯共产党 俄罗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